主页 > 股票配资 > 「上海期货配资」华为余承东:麒麟9000是最后一款高端芯片,很遗

「上海期货配资」华为余承东:麒麟9000是最后一款高端芯片,很遗

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2020年10月18日

华为开拓了十几年,从严重落后到有点落后再到赶上来领先,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“。在8月7日举行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上,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今日发表演讲,聊到了华为在操作系统、在芯片、在数据库、在云服务、IoT的标准生态上的成绩。

在美国第二轮的芯片制裁之下,华为海思的麒麟芯片无法再交由台积电代工,也无法向高通博通这类美国公司采购高端芯片,而大陆的中芯国际芯片制程技术还有很远的距离。此前也有消息传出,华为向联发科下了1.2亿片芯片订单,或将在P50手机将搭载。

“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”,“(华为)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,没搞芯片的制造”,他表示,华为今年秋天将会上市搭载麒麟9000芯片的Mate40,“今年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。”

他呼吁,半导体产业应该全面发展,突破包括EDA的设计,材料、生产制造、工艺、设计能力、制造、封装封测等等。“天下没有做不成的事情,只有不够大的决心和不够大的投入。“

余承东表示,去年美国制裁后,华为少发货了六千万台智能手机,但在今年上半年,华为消费者业务智能手机第二季度市场份额全球第一,在新一轮的制裁之下,华为的芯片一直处于缺货状态,他预测, 今年的发货量数据也会比2.4亿台更少。

以下是余承东发言全文

余承东:谢谢。今天非常高兴跟大家一起分享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想法,我是在华为负责消费者业务,所以首先向大家报告一下华为消费者业务这几年的发展情况。我是2010年底兼职负责消费者业务,2011年完全负责华为消费者业务。

过去几年,由于全球消费者的鼎力支持,我们实现了高速的发展,实现了几百倍的增长。我今天看到很多人使用华为的手机,当然还有少量的iPhone,大家可以体验一下我们的5G手机,谢谢大家。

今年上半年,华为消费者业务智能手机第二季度市场份额全球第一,其实是因为疫情的影响。如果不是美国制裁,去年市场份额应该做到遥遥领先的第一名,但是去年美国制裁后,华为少发货了六千万台智能手机。今年的量有可能比这个数量还少,因为今年是第二轮制裁芯片,没法生产。所以很困难,我们最近都在缺货阶段,华为的手机没有芯片供应,造成我们今年可能发货量比2.4亿台更少一点

我们今年上半年仍然实现了收入的增长,原因是我们的高端产品卖得很好,占比越来越高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的非手机产品高速增长,我们的PC、穿戴、手表、手环、耳机、平板都实现了高速的增长。我们是中国第一大手表厂,中国的第一大穿戴终端厂家截至2020年Q2,我们的平板在中国市场份额是第二,在全球是第三笔记本电脑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是第二。截至2020年Q1,在全球的份额里我们的智能手表是第二、苹果是第一。

华为消费者业务提出了未来5-10年的长期战略,是全场景智慧生活战略。在5G、AI、全场景智慧化时代,我们围绕着消费者的全场景提供了几乎无缝的智慧生活体验,包括家庭场景、办公场景、出行场景、运动健康等。我们提出1+8+N的概念,1是指智能手机,8是智慧屏、音箱、眼镜、手表、耳机、车机、平板、PC,包括五个场景,N是广泛的生态,包括智能家居的生态、运动健康等各个领域的生态。

今天我们处于移动互联网时代,在这个时代,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速度非常快,互联网用户数全球第一,因为我们人口多,尤其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,也造成了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数是全球第一。中国小程序的发展速度三年赶超了APP十年的发展。中国的电子支付也是在全球第一的。

我们看到好的地方,但也看到我们的不足,中国的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第一,占比57% 。中国产的PC,包括中国大陆和台湾,占了全球PC产量的一半左右。中国的电视占1/3左右,仅次于韩国三星和LG,但远远超过了日本厂家。在发货量上,中国终端的份额还是OK的。但是我们看到了一些问题,中国在产业链的纵深,在互联网时代、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时代,中国的核心技术、核心生态的控制能力和美国等国家还是有差距。尤其最底下的材料、制造设备跟美国、日本、欧洲还是有些差距。

我们的芯片和核心器件方面,进展非常快,但是仍然和美国和韩国比有差距。我们在终端方面,产量有优势,但是我们在操作系统、生态平台方面仍然有差距。当然这个差距从操作系统这个层面,可以看到操作系统和在操作系统之上的生态平台,美国公司仍然主导着世界。

标签: 华为   全球   生态   半导体   厂家   智能手机   ai   芯片   余承东